【张佳乐生贺】一路

*微微带了一点儿双花 
*好吧其实根本没有CP向(你滚开 
*乐乐回娘家看大爷的故事(乱讲 
 
 
    当初他只是个打网游的小屁孩儿,现在他是世界冠军了,最放不下的还是这里。 
    此刻,张佳乐蹲在街沿上拿着手机戳戳按按,黑亮的眼珠子东转西转时不时瞅着百花的大门。脖子上的围巾挺厚实,把他小半张脸裹在里头。也该合这会子人们大多在家或外边过年,没什么人在大街上乱逛,不然早有人认出他来了。 
    他心里没谱,想进去看看又怕看门大爷不给进,只能在门口瞎晃悠。一早上不少人发短信,他忙着,回完这个回那个,却没有最想收到的那个人的来信。 
    其实人家看门老大爷老早就发现他了,但也没去招呼他。搁以前张佳乐还在百花的时候,他都是刷脸卡进出大门儿的。保安大爷看见他跟见着亲孙子一样乐呵。去霸图之后也回来过一次,百花人不待见他就没刷成脸卡,让大爷拦下来了。这么些年了,不得不说,大爷还是那个大爷,只是味儿变了。 
    这次不大一样,张佳乐带着世界冠军的奖牌回来,到底是为国争光。大爷再不待见还是高兴,心里多少有点动摇。 
    过了那么十来分钟,张佳乐终于蹲不住了,站起身跺跺发麻的脚,打算跟大爷套个近乎。 
    大爷看他走近,点点头招呼过,看来打算放他进去。张佳乐想有戏,乐滋滋的冲老大爷笑。 
    大爷问他:“回来干什么啊?” 
    “就回来看看,没别的事儿。” 
    大爷听着他那一口跟孙哲平操练出来的京片儿,松了口:“那你进去吧,小于小邹都回家过年了,里面没人。” 
    “谢谢您了大爷!” 
 
    楼里空荡荡的,颇为冷清。张佳乐不管那么多,到处看,不一会儿走到训练室,心下一动还是跨步迈进去。他走了两三年,变化也不大,除了机子换了一批新的,训练室的光景与从前并无分别。 
    他未察觉到揣在裤兜里的手心渗出细密的汗。 
 
    他熟门熟路,走得也快,不知不觉就把训练营逛完了,也没什么留恋,转身抬脚要走,结果撞上坚实的肩膀。 
    “噢!好痛••••••大孙!?” 
    面前的男人一脸的无奈和好笑,帮他揉撞红的鼻梁。 
    张佳乐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,揪住孙哲平的衣领问他:“你怎么在这儿!?” 
    “你在这儿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?”孙哲平看着张佳乐,似笑非笑。 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。张佳乐开始傻笑。 
    “今天你过生,我陪你来两局,”孙哲平从裤兜里摸出一张帐号卡,“就在这儿吧。” 
    “行啊。”张佳乐也摸出一张帐号卡,上面还沾着汗。 
    然后他们并肩朝着训练室走去,就好像过去无数的日夜中所做的一样。孙哲平依旧比张佳乐高上那么一点儿,他们不再勾肩搭背,只是一齐走着,平淡如水。往昔的少年一路走来,已是坚强勇敢的男人了。 
 
    他起初在网游中厮混,凭借出奇的打法让百花缭乱这个弹药家混出名声,而后孙哲平带着落花狼藉的狂剑士与他结伴。第二赛季出道,两人共创繁花血景,最佳组合所向披靡,勇往直前。第五赛季第一狂剑因手伤退场,独留张佳乐一人支撑百花。第七赛季他突然退役。为了冠军,他又加入霸图。对于张佳乐,我们可以心疼他,却不能怜悯同情他。因为他是强者,强者是不需要同情的。 
    他叫张佳乐,出生于1998年02月24日。今天他17岁,他的路还很长,这才只是刚刚起步。 
    张佳乐将会一路走下去,向着他的冠军,他的梦想,他的荣耀走去。 
    生日快乐,张佳乐。 
 —END—
 
 
 
有点话想说:原谅我昨夜昏昏欲睡错过了零点,醒来才惊觉已是2月24日,张佳乐生日。按照原著的时间轴,张佳乐和孙哲平都是98年出生的,应该跟我同岁,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哈。

评论
热度(3)

这世界多恶心
你永远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

© 北川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