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随笔】Cage

写于2014年11月英语半期考试中


这里的天,始终灰蒙蒙的,雾大霾大。每一天都是一样的,找不到什么特别值得我留意和在乎的东西。虽然庆幸还有她在我身边,但也悲叹她与我同陷于这牢笼之中,动弹不得。如果能像里尔克的《黑豹》中所写,从栅栏里挣脱出去,得到天性本有的自由,我也甘愿受电闪雷鸣,狂风骤雨的洗礼。

只可惜我做不到,满腹苦闷。

此时枯枝斜立在空中,干涩的褐与虚弱的白互相嘲讽讥笑。我始终认为这里的冬天不是个好季节,看不见雪,却也很冷。城市里的颜色单调乏味,缺少生机。今年冬天不知为何,到处都在修树,把粗壮的枝干锯出碗口大的圆面,看着渗人。试想把人的臂膊整齐地切下,内部的血管、肌肉、骨骼组成一个切面,那场景想必也十分可怖。

而且天气总还是潮湿的,东西大多带着一股湿气,摸起来黏黏腻腻,不甚舒服。一年之中这里有两百多天都是阴天,所以我想,早上在学校食堂看到的电视里的广告“XXX牌太阳能热水器”我们是用不上的,加湿器一类也不必有。

学校为着模仿常春藤联校,所有教学楼的外围都用红砖砌成。这种如同混杂着泥土一般的红色,又鲜艳,又肮脏,令人作呕。

生活于此处,总觉自身穿行于深邃的森林,前途未知,然而后路已无。


—感谢阅读—

评论
热度(1)

这世界多恶心
你永远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

© 北川森 | Powered by LOFTER